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渣打”银行客户账户28万储金事件发酵:三大质疑

“渣打”银行近期风波不断,存款消失案不断发酵。

渣打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渣打”)客户账户28万储金莫名消失的事件不断发酵。9日,渣打通过媒体正式道歉,但被当事人张小姐(化名)认为其解释避重就轻。张小姐在拒绝渣打道歉后向中国网财经表示,她会通过材料邮寄形式向香港金融管理局投诉渣打的“侵吞未遂”行为。

遗憾的是,中国网财经就此事具体情况以及张小姐方面质疑问题,再次向渣打采访求证时,渣打方面最终表示一切以之前回应为准,而并未做出其他具体说明。

存款消失案发酵

自称一直很信任外资银行的张小姐表示,其于2014年8月因业务需要在渣打开设个人账户,开户时存入的资金在陆续使用、只剩28万余元港币后,就没有再使用和关注该帐号。

2017年1月7日,张小姐前去香港渣打银行湾仔轩尼诗分行(双方证实非之前的铜锣湾支行)提取现金,与柜员发生争执。

“(我)想取出这笔钱,银行(柜员)说我没有开过户。在我的坚持下找到了账户,却发现‘因账户没钱’被销户。”张小姐诧异又愤怒的表示,“我苦苦地找到了账户里面曾经存钱的证据,银行才承认(账户)里面有钱以及把(账户)销户后给我的本票在我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寄给我的某个老地址”。

针对上述情况,张小姐在其微博进行了曝光。

1月9日,中国网财经对渣打“存款消失”事件进行了报道(附:渣打银行客户28万无故失踪 回应"客户存款安全 事件在处理"),渣打方面表示高度关切,表示目前正在与客户沟通处理中。

在首次回应后不到七个小时内,中国网财经收到渣打方面对此事的进一步说明和道歉。“有关该客户的存款情况,我行员工此前提供给客户的信息有误。由此给客户带来的不便和忧虑,我们表示深切的歉意。”渣打方面对张小姐表示歉意。

此外,渣打表示将会把账户资金以本票形式寄到张小姐后来提供的地址。

然而张小姐对渣打的说法并不满意,她认为此事蹊跷且不透明,甚至猜测此事牵扯到所谓香港外资银行业“盛行的潜规则”。她对记者再三强调到,在投诉金管局并出调查结果之前,即使收到本票后也不会兑现。

目前,张小姐表示会通过材料邮寄方式向香港金融管理局投诉渣打,此事件结果需要等待金融管理局受理投诉后并决定进行调查才能得知。

渣打银行客户账户28万储金事件发酵:三大质疑待解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相关的银行业资深人士得知,存在银行操作账户资金“消失”的可能性,具体是失误性操作还是有意而为则需要调查得知。此外,也存在银行柜员因谋取私利进行操作的可能性。

根据张小姐提供的证据材料,中国网财经经过梳理后发现,当事人质疑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质疑一:存款莫名消失

张小姐声称的“曾经存钱的证据”就是其账户的网银月结单。从其供给中国网财经的月结单照片显示,截至2016年3月7日,该账户内的“综合存款户口-储蓄”栏目内资产以港币计超过28万元;截至2016年4月7日,账户内各资产栏目全部为“0”;

“(资金)没有标记突然消失了。”张小姐表示她在这两个月之间以及在三月后都没有进行任何账户操作。

当记者要求查看这两个月的明细时,张小姐表示只有截止到2016年4月的电子月结单,因为“一年内没有转过账,所以查不到转账明细”。

渣打银行对此仅表示,这是员工工作失误,并对此表示道歉,“有关该客户的存款情况,我行员工此前提供给客户的信息有误。由此给客户带来的不便和忧虑,我们表示深切的歉意。”。

“渣打银行只是单纯的道歉,但是含含糊糊不解释清楚。”张小姐明确表示不接受道歉。

质疑二:账户无故被销

张小姐称1月7日她把注册号码告诉柜员后,柜员告诉她查到账户了,但其银行卡因为没有钱被注销了。

张小姐认为,渣打在没有其授权情况下,注销其账户的“合法性”值得怀疑。根据张小姐提供的资料,中国网财经无法判定该储金转出与账户销户的具体时间及其先后顺序。据张小姐称,其一直没有动用账户内的28万余元港币资金。

但值得注意的是,张小姐本人指出其账户在事发时已经是sleeping account(睡眠账户,也称不动户)。“(账户)已经超过12个月没有资金操作,明显是一个sleeping account,银行方面也知道这点。”张小姐称银行对此也知情。

中国网财经记者以大陆客户身份致电渣打银行香港服务热线,渣打热线客服主任表示,无论是在渣打注销个人账户还是开设本票,都必须要本人带上证件去香港的渣打银行办理。

当被问及账户成为不动户后是否存在资金无法取出、账户被注销的问题时,该热线客户主任表示“这个不会(发生)的”。

热线客户主任表示,系统销户之前会有信件通知客户,会寄到开户时登记的通讯地址。对此,张小姐表示,其开户时曾留下身份证上和住处两个地址,一直没有收到渣打的任何邮寄品。后来她换了地址,渣打银行是否寄来邮件也不得而知。

“很多人都在说这是渣打银行或者香港外资银行的内部潜规则,来自渣打内部员工曾爆料,称自从香港回归以后,银行内部人员会贪sleeping account内的钱。” 张小姐表示到。

质疑三:本票“解释”矛盾

令张小姐不解的是,关于本票问题,渣打给她的说法前后矛盾。“先是(柜员)跟我说,本票在16年5月16日寄给我了,后来(渣打方面负责人)电话里面说本票还在,最后(渣打)和香港媒体的采访里面说,我的钱还在账户。”张小姐称不知哪个说法是真的。

“渣打柜员最初强调本票一定是寄到我的某个老地址,在听到警察会来后,当着警察面便说可能是把我的本票弄丢了。”张小姐对记者表达了更多疑惑。

张小姐认为,渣打就算在其不知情下寄出本票,也存在寄错地址被同名人士冒领的风险,何况这是未经授权的行为。

中国网财经昨日从张小姐的朋友圈中了解到,在她前往香港金管局进行投诉的过程中,张小姐表示收到了渣打湾仔轩尼诗分行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表示其本票没有寄出,已经找到,希望可以沟通一下“误会”,张小姐也可以提出更多的想法。

渣打在之前回应中国网财经采访时,表示会高度重视此事,并与张小姐进行沟通以解决其反映的问题,目前正在处理过程中。并在9日晚间表示,已经与张小姐取得了联系。渣打将安排以本票形式将账户款项寄到张小姐给该行提供的地址处。

对此,张小姐向中国网财经表示,她已经收到渣打称已寄出本票的短信。

“可能是(渣打)内部的人用一些特殊或常规手段”来“合法合规侵吞我的私有财产”。张小姐对记者再三强调到,在投诉金管局并出调查结果之前,收到本票后也不会兑现。

遗憾的是,中国网财经就此事具体情况以及张小姐方面质疑问题,再次向渣打采访求证时,渣打方面最终表示一切以之前回应为准,而并未做出其他具体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