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产经 >

备受瞩目的大学生众筹餐厅被股东曝出管理混乱亏损严重

大学生众筹餐厅近日被股东曝出管理混乱、资金流向不明、一年亏损近150万元。 “大学生众筹”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是否涉及非法集资?又折射出了众筹中的哪些坑?

近日南都记者接到报料称,位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近的白云比逗众筹餐厅濒临倒闭,开业不到两年的比逗中大店早已关闭。不过,披着同款“大学生众筹”外衣的“比逗(B E P O T A T O )”仍在山东、重庆等地扩张。

吐槽:

一年亏百万 投资人蒙在鼓里

接到报料后,南都记者上周六下午走访了白云比逗西餐厅。店内除了午休的店长和店员外空无一人,直到在记者的要求下打开室内灯后才有营业迹象。“周末没什么人光顾”,店员从综艺节目中回过神来,叫醒午睡的店长。

据了解,白云比逗西餐厅于2015年11月由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友发起众筹创建,包括社会股东和学生股东在内共计130左右投资人,“社会股东投资1万-2万元之间,学生股东投资数千到1万元不等,共筹得超过100万元资金”,一名社会股东李强(化名)告诉南都记者,餐厅交由学生股东运营。

刘韬(化名)是参与该众筹的学生股东之一,作为人生的第一笔投资,他一次性投资了5000元左右,“口头上说分我几股,承诺一年半回本,盈利的30%分红给股东、70%作为流动资金继续投入”,刘韬称,但事实上在第三个月就发不起工资了。

据白云比逗店员向南都记者介绍,白云比逗每月租金和水电费已经超过一万元,每天营业额仅数百元。

“周一到周三人比较少”,店员介绍道,“周四到周末人稍微多一些,每天营业额1000多元,但最近几个月每天只有两三百元。”南都记者留意到周六下午1点到5点之间仅4名顾客光顾。

“其间多次询问,管理团队均表示运营良好”,李强称,“直到2016年12月份在首次股东大会上得知仅前期固定资产投入就高达130万,同时仍负债十几万,大多数股东都懵了。”

位于华南师范大学附近的暨华比逗同样是一家由暨大与华师学生及校友以众筹形式建立的西餐吧,店内菜品与白云比逗一致,人均消费50元左右。南都记者走访发现,该门店位置较为偏僻,“附近有两家比较雅致的西餐厅和茶楼,楼下还有星巴克,所以很少去比逗”,一名华师学生称,“菜品也没什么吸引力。”而比逗在中大的分店已关闭。

“每个比逗分店都注册成公司进行众筹、独立运营并自负盈亏,我们会提供全职管理人员参与店面管理”,比逗网络有限公司餐饮部负责人方荣鑫回应称,“每个店投资都有风险,五山、大学城店每年分红很高,但也有一些店运营得不太好。”

疑问:众筹资金流向哪里?

经过近两年爆发式的发展后,股权众筹已成为互联网金融的新风口,盈灿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11月底,全国众筹行业共成功筹资156 .35亿元,超越2015年全年的114 .24亿元。但股权众筹和非法集资之间的界限在普通人眼中仍然模糊,由此产生的“众筹纠纷”不在少数。

“判定集资诈骗还是众筹的区别,首先是看投资标的是否真实存在;其次,筹得的资金有没有用在协议中约定的事项上”,作为私募股权投资法律顾问的广州国晖律师事务所杜婉纯律师称。在杜婉纯看来,和白云比逗类似的众筹纠纷很常见。

按照股东签订的“白云比逗西餐厅出资协议”,股东享有财务知情权和监督权,管理者会定期召开财务答疑会、提供纸质版餐厅营业额表、流水表以及每月报表供出资人查看和监督。

但李强表示,“一年多来资金和运营情况我们都不知情,包括租房、购入设备等大笔支出完全没有通过股东会,所有财务都没有公开。”众筹资金流向由此成为白云比逗项目中的谜团。

据刘韬介绍,2016年12月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负责门店运营的学生股东公布固定资产投资为130万。“其中店铺转让费18万,比逗品牌加盟费十多万,但前期投入加起来不超过6 0万”,刘韬称。

值得注意的是,方荣鑫称并未对广州的比逗分店收取品牌授权费,“为了快速扩大市场,广州门店没有收取品牌授权费,省外扩张的比逗分店才开始收费。”

截至发稿时,比逗的股东们仍未理清钱究竟流向何处。

备受瞩目的大学生众筹餐厅被股东曝出管理混乱亏损严重

值得反思的是,白云比逗众筹项目的背后折射出股权众筹中的哪些“坑”?

首先是创业团队的治理结构问题。“管理混乱”是李强对此次众筹最大的感受,之所以完全放松管理,“一方面过于信任众筹发起人,另一方面碍于股东之间的校友关系不便开口。”

“理想的状况是众筹之后会有专门的投资管理公司代表这群人去管理投资者,同时专门聘请第三方或者在投资人中选出代表行使监督管理权利,至少每个季度定期沟通运营情况”,股权众筹平台爱就投创始人徐伟文称,“另外应严格按照公司章程跟经营层签订协议,哪些是权利范围之内哪些事需要征求股东同意的事项必须约法三章。”

其次,单人投资数额和持股比例不高导致警惕性和责任心不强。

“最根本的原因是股权众筹中所有投资人持股比例都不高,警惕性不强”,杜婉纯称。“没有责任担当者是众筹大忌”,徐伟文认为,“众筹的本质是筹集资本背后的资源,只投钱叫集资不叫众筹,不如去买P2P。”

第三,熟人众筹沦为为人情买单。“当初参与完全没有考虑项目可行性,纯粹出于校友的情怀”,李强感慨道。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强、刘韬均为化名。)

记者走访

比逗是家什么餐厅

?

广州比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官网资料显示,此类比逗西餐厅在广州共有6家,包括五山店、广州大学城店、龙洞店、中大店、广外店和暨华店,其中中大店因经营不善已更改成火锅店。

除了李强和刘韬投资的广外店之外,南都记者同样走访了暨华店和龙洞店。

记者目击:餐厅面积缩水 变健身房

比逗龙洞店,位于龙洞商业步行街外,被广东工业大学等学校包围,餐厅开业将近两年。南都记者昨日中午1点到达餐厅时,餐厅没有其他顾客,南都记者就坐后,服务员才打开餐厅音乐。根据菜单,餐厅主营比萨、碟头饭、炸鸡薯条以及调制咖啡、茶类饮品,菜品多为常见的简餐、小吃,南都记者打开该餐厅的大众点评页面,发现该餐厅近期的点评频率明显不如半年前,餐厅的人均消费在三四十元。

负责餐厅运营的比逗工作人员表示,比逗的客源以学生为主,但南都记者就坐的大约半小时内,并没有其他顾客进入餐厅。对此,这名工作人员也承认,近期餐厅的客流量不算多,但生意一般,也绝非比逗一家的事情,“整个龙洞商圈,餐饮业都不好做,基本一两年就会换几波,最近放寒假,餐厅的人自然也会少些。”南都记者也以开餐厅为由,进一步询问餐厅经营状况以及投资价值,对方表示,“众筹的模式让每个人开餐厅的成本降到很低,也让餐厅管理权分散,相对难管理。”

此外,南都记者也留意到,餐厅旁是一家正在准备开业的健身房,健身房和餐厅共用一个大门和通道,甚至健身房的墙体还有比逗的涂鸦墙画,显然餐厅以前的面积要比现在大得多。对此,工作人员解释,健身房区域原来的确属于餐厅,不过后来发现餐厅并不需要这么大的面积,“健身房也是我们公司的,是主攻学生的健身市场。”如今,餐厅的面积只有健身房的一半不到。

餐厅特征:均选址于大学周边

龙洞周边有多所高校,附近的龙洞商业步行街也是老牌的学生商业区,西式快餐、简餐餐厅,在龙洞一带很常见,南都记者大致走访统计,发现周边至少有三四家类似餐厅,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餐厅工作人员也表示,餐厅会在寒假期间进行一次装修,节后以新面目示人。

暨华比逗位于华师地铁站附近,记者在上星期六下午1点到达时,店内仅有两三桌客人在用餐。1点到3点共计两名消费者,以及接到了1份外卖订单。跟附近餐馆相比,比逗店内有点冷清。记者离开后,店员便熄灯午休。

根据官网和走访情况可以发现,比逗餐厅的特征是均选址于大学周边,由高校学生通过众筹成立,店内菜品由比逗总部统一供应。

和方荣鑫的说法一致,刘韬也表示,广州比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参与白云比逗单个分店的众筹过程,仅提供品牌授权、菜品供应和门店管理协助,同时享有一定股份。除广州之外,比逗餐厅分店在天津、山东聊城、重庆均以同样的众筹模式扩张。